首頁 > 首頁 > 時政要聞 > 正文
  • 【世界說】尼日利亞裔記者:非裔群體的頭發、皮膚和特征正在成為美國政治辯論的試驗場

      中國日報網2月2日電 尼日利亞裔記者塔約·貝羅(Tayo Bero)近日在英國《衛報》網站刊發評論文章《美國白人群體為什么不能放過非裔孩子的頭發?》(Why can’t white America leave Black children’s hair alone?),文中她質問道,現在已經2024年了,為什么還會發生美國得州學校因非裔少年達瑞爾·喬治(Darryl George)拒絕剪短非裔標志性發型而面臨訴訟這樣的事件?據悉,得州一家法院將于下月決定該學區是否可以繼續懲罰喬治。據薩克拉門托觀察家(Sacobserver)網站相關報道,這場激烈的爭論始于去年9月份,當時巴伯斯山獨立學區讓喬治停課數日,并威脅說如果他不剪頭發就開除他。其家人表示,在校內停課期間,喬治沒得到任何熱的午餐,并在沒有老師指導的情況下他坐在凳子上寫了八個小時的作業。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報道指出,巴伯斯山獨立學區禁止男生留長發,規定男生“長發垂下時,其長度不得超過 T 恤領口、眉毛或耳垂”。喬治因此將他的長發辮在頭頂上編織成保護式,但學校稱他違反了上述著裝規定。對此,貝羅表示,一位十幾歲的非裔孩子不得不站在法庭上為自己的頭發爭取權利,這表明傳統白人當局將如何發揮控制和鞏固毫無意義的現狀。

      這一事件發展成一場全面的審判,是因為該學區非但沒有對公眾對喬治停學的強烈抗議做出負責任的回應,反而加倍堅持自己的立場,提起了訴訟,以確定其著裝規定是否違反了2022年3月通過的《皇冠法案》(Crown Act),禁止基于種族的頭發歧視,尤其是與特定種族有關的發質或風格,例如“臟辮”、非裔發型等。

      文章指出,非裔遭受頭發歧視與美國非裔存在的歷史一樣悠久,且在歷史上采取了各種“創造性”的形式?,F今,由于西方社會對直發的偏愛,以及對非裔頭發的貶低和詆毀,辮子、非洲式發型和其他有紋理的發型繼續被政治化。

      這種關于非裔頭發的無休止爭論也表明,非裔身份在美國公共生活中遭到了更大范圍的系統性抹殺。美國一些公司強制執行著裝規定,實際上是告訴非裔員工,如果不改變自己的外表,他們就不能來上班;非裔女孩被迫在上學或上班時“馴服”自己的頭發;非裔男孩在數百名同齡人面前被惡意地剃光頭發,所有這一切都無異于傳遞了一個不那么隱晦的信息:非裔無法真正成為美國社會的一部分,除非追隨白人至上主義不斷變化的文化順應目標。

      巴伯斯山學校的校長格雷格·普爾(Greg Poole)在本月早些時候的《休斯頓紀事報》(Houston Chronicle)刊登的一整版廣告中為學校的著裝規定進行了辯護,并補充說“作為一個美國人,就必須順應潮流。”這就是潛在的想法,即任何超出歐洲中心主義規范界限之外的東西,本質上都是非美國的,對美國社會是一種“危險”,需要加以控制。這種邏輯同時強化了美國非裔群體的“他者”身份,并為無休止地對他們實施美國“認可”的暴力辯護。

      “我愛我的頭發,它是神圣的,給予我力量,”喬治在最近的一份證詞中寫道。“我只想上學,做一個模范學生,我受到學校官員的騷擾,被當成動物一樣對待。”文章指出,白人孩子在成長過程中,他們的頭發、皮膚和特征不會成為政治辯論的試驗場,非裔孩子也應該得到同樣的待遇。

      波士頓大學反種族主義研究中心主任、作家伊布拉姆·X·肯迪((Ibram X. Kendi)在社交媒體上解釋了“順從”的真正含義:“在一個多元文化的社會里,種族主義就是強制要求并維護文化的一致性。而反種族主義者就會接受和尊重每一種發型、發套和發飾。我希望生活在這樣一個社會里,通過接受和尊重年輕人來教導他們如何做到接受和尊重。”

     ?。ň幾g:馬芮 編輯:妮思娜 韓鶴)

    中共泰安市委宣傳部主管 泰安日報社主辦 地址:泰山大街333號泰安傳媒集團22樓 聯系電話:0538-6272000 郵編:271000

    中華泰山網 版權所有:Copyright(C) my053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魯B2-20100031號 魯ICP備08005495號-1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舉報電話:12377 舉報郵箱:jubao@12377.cn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魯公網安備 37090202000001號

    亚洲国产色精品三区二区一区-无码丰满熟妇一区二区密臀-亚洲av日韩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日韩